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 文化信息 | 监狱文学 | 警察文化 | 罪犯文化 | 古今监狱 | 改造前沿 | 监狱论坛 | 狱境扫描 | 专家星座 | 狱苑精英 | 警官教育
站内公告: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文化信息  
网站信息
通知公告
单位概况
机构设置
文化信息
通知公告 >>更多
 
·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感谢支持,欢迎赐稿
 
站内搜索 SITE SEARCH
 
 
政策法规  
   
   
   
   
 
主页>监狱文学>
 
这次第,怎一个悔字了得?
作者:于海涛 根据刘某的忏悔录整理                        点击数:                           [2013-04-07]     


    

      当年出事时,正是正月十六晚上。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月圆之夜家家团圆,可惜,月圆人不圆——永远!

我不知道上帝允许一个人要流多少眼泪才能洗刷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假如允许,我宁愿,流一辈子!

    十八年前正月十六的夜里,在长白山脚下某煤矿家属区,六位亲人因为我的过失导致炸药 ,死于非命。

    每年的这一天 ,同一时刻,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无论是在监狱改造,还是如今出监在外,我都会遥望天上那轮明月,摆上六份祭品,一叩到地,长跪不起,一任悔恨的泪水在脸上肆意的滂沱.

   春玲,晶晶┄┄我对不起你们,我该死啊,┄┄

    我就是这起 案的始作俑者,死者是我的结发妻子李春玲,六岁的女儿晶晶,岳母及其他三位亲属.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恨月常圆.月亮啊,当年你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人间惨剧、世上悲情,不知你会作何思,何感,何想?

    我父亲是这家煤矿的一名工人,我高中毕业不久,正赶上煤矿招工,这样,我也就成了煤矿掘进工段的一名采煤工,工资不是很高,天天和炸药打交道,又累又危险,但毕竟这是一份让人羡慕的正式工作.另外,我还自学了木匠手艺,利用工余时间给邻里乡亲打打家具,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上班不久我结婚了.妻子就是同一个家属区的李春玲.岳父也是一名老煤矿工人,两家相识几十年,彼此关系都不错.我是岳父看着长大的,当我和李春玲处对象的时候,岳父对我很满意.因为我这个人心眼特别好使,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我是随叫随到。打家具时,碰到生活拮据的,我就义务帮忙了.用我的话讲:什么钱不钱的,给钱就是埋汰人了.不就是一把子力气嘛,要是瞧得起我,喝顿酒就得了!

   岳父曾给还是毛脚女婿的我这样一个评价: 这孩子心眼好是好,就是脾气太犟,又好喝酒,这毛病不好,得改.否则,弄不好会闯出大祸来!此话不幸言中了.

   婚后第二年,我们的女儿晶晶出生了.一家三口虽称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衣食不愁,其乐融融. 但我一直有个心结.我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生的也是女孩,女儿虽然聪明伶俐,但毕竟是个女孩.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于是,我总惦记着让妻子再生一个儿子.可妻子却不同意.她说:女儿怎么了?女儿是妈 贴身小棉袄.我就喜欢女儿.再说,你每个月就挣那么一脚踢不倒的几个钱,都不够你喝酒的,干木匠活你又穷讲究,大都不收钱.再生个儿子,我们拿什么养活,喝西北风啊?我不同意.话说回来,等女儿再大一大,我还得出去干点什么呢。不能一辈子围着锅台转,靠你养活啊。谈话不欢而散,悲剧也就此埋下了伏笔。

    那年春节前,李春玲再一次怀孕了,固执的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大年初八就一个人悄悄地去yiyuan做了人流手术。

    纸里包不住火。晚上回来获悉此事的我气愤异常,忍不住大发雷霆,这么大的一件事你也没有跟我商量商量。你自己就做主了。你也太不拿我当回事了。你不和我商量也行,zui起码你和我妈说一声吧。老人家盼孙子都盼疯了。再说,就算你非要做人流,我也同意,让我家人陪你去也好有个照应,万一出点什么事可咋办?现在你是平安回来了,万一出了事,我怎么向你的家人交代,我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啊。

    气头上的我大发一通脾气之后,没事人一样去找朋友喝酒去了,因为正是过年期间,家里吃的喝的什么都不缺,粗心的我想妻子自己弄一口吃的是没有问题的,就没有管她。

    可是,刚做完人流,同样也在气头上的李春玲却是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好你个狠心的东西,这些年我跟你算是白过了。你明知道女人做完人流后见不得风吹见不得凉,这数九寒天的,你抛下我们娘俩儿跑出去喝大酒。这日子我还过个什么意思啊,你好狠心啊。想着想着悲从中来,不由号啕大哭起来。

    两口子开始较上了劲儿,谁也不理谁。懂事的女儿一会儿劝劝我,一会儿劝劝她妈妈,可我们两口子一个比一个犟,针尖对上麦芒,谁也不肯先低头服输。

    三天后,即正月十一的早晨,李春玲看我依旧不认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就赌气说要回娘家,其实是想给我一个台阶下。

   你自己要回就回,跟我商量啥?我心里服输,嘴上却依然犟劲十足。

   好,既然你这么绝情,我这次回去就不回来了,有种你也别去找我。见我这头犟牛给个台阶都不下,李春玲更加生气,抱起女儿就走。

   随便,反正什么都是你自己说了算。躺在炕上的我翻了个身依旧呼呼大睡,昨晚我和一帮朋友喝了大半夜酒,酒桌上还埋汰管不住媳妇的男人不算是好男人呢。

    此时此刻,我想的还是和媳妇怎么较劲儿争山头。

    一天 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转眼就是正月十五了,这回我有些发毛了。因为每年正月十五一家三口都到父母家去过。正月十六又是母亲的生日。现在媳妇和女儿都跑了,怎么回家和二老交代啊。

    正月十四晚上弟弟来请我们俩回家时,发现我们家锅清灶冷。一问才知道大嫂被气跑三天了。知晓事情经过的老母亲过来给我劈头就是一顿骂:你个混小子,大过年的不说,你知不知道女人做人流就跟生孩子一样,经不得凉,经不得气。十个大产也挨不过一个小产,做月子的女人是zui难的,你不但不理解她,不照顾她,还把她气跑回娘家,你不侍侯她,回来跟我说一声,我去侍侯她,怎么能让她回娘家呢,娘家人得怎么骂咱家啊,指不定得怀疑咱们家多么不近人情呢。你给我赶快去赔个礼,把老婆孩子接回来,我都想我大孙女了。

    不去,就不去!怕在弟弟妹妹面前出丑,我脑瓜一拨楞,一犟到底。

    你这个犟种,好,你不去,我去!不管怎么样她也是我的儿媳妇。见拗不过儿子,善良的老人就拉上我妹妹一同去了我岳父家。

    可是,这一去,老太太不但没把儿媳妇和孙女接回来,反而和亲家母发生了口角,李春玲的妹妹冲上来就把老太太的脸抓破了。原来岳父家人一直在呕着气呢。任老太太怎么解释就是不听,还误认为她们娘俩是来寻衅吵架的。

    回家后,老太太也很生气。这大过年的,家家都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可自己家呢,非但没把儿媳妇和孙女接回来,自己这么大岁数,不顾冰天雪地天冷路滑的好心好意的去接她们,反到受了这么一肚子窝囊气,于是,老太太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

    这一下,从小就孝顺的我坐不住板凳了,二话没说就冲到岳父家去理论。时值过年,岳父家也是亲朋满堂,大舅哥、小舅子都回来了,气头上的我误以为这是岳父家人做好了打架的准备,便强压怒火问,

   我妈来接儿媳妇和孙女回家对不对?

   对!见到气势汹汹的我来者不善,岳父家人也就没了好声气。

   那我再问你们,我妈那么大岁数了,让你们家人给打了对不对?

   那不对!岳父家人倒也讲理。

   那就好,你们承认了也算有种,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全家去给我妈赔礼道歉,否则,我绝不答应。

    一切都在气头上,两家人都是煤矿工人出身,一向粗鲁惯了,我的二大舅哥抱着膀子,较着劲儿冲着我说:亲家打架不分里外,打了就打了,再说妹妹她年纪小不懂事,让我们全家去赔礼,juedong办不到,要打架你就冲我来吧,有能耐单挑!

    男人都是有血性的,事情就怕激。刚要动手的我被闻讯赶来的父亲和弟弟强行拉回了家。可临走时,面子下不来的我口中不依不饶的道:你们把我打趴下都没事,但必须给我妈赔礼道歉,因为她是老人,我给你们三天考虑时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就凭你,吓唬谁呢。我们老李家是被吓住的吗?当初把妹妹嫁给你这孬种真是瞎了眼。二大舅哥的这一句过头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如果此时两家有一个让步,这一幕人间惨剧也就不会发生。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过去,正月十六到了,岳父家的人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

这一天 在老太太的生日宴会上,气氛十分沉闷,每个人心情都不好。这时,恰好有朋友来给老太太祝寿,看到了老人脸上的伤,无意中问及此事,老人急忙用别的话题搪塞过去,我更加尴尬,颇感无地自容,在家人和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我默默地一个人连干三杯白酒,每杯三两。来到院子里,这时是傍晚时分了,家家门前灯笼杆上的红灯笼亮起来了,衔散在夜色中,灯红雪白,异常美丽。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昨晚下了一夜白雪,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晚的月亮分外明亮分外圆,可惜月圆人不圆!

    在院子里,我默默地为父母扫着地上的积雪,情绪激动异常,士可 不可辱。加上酒精的刺激,我耳畔又想起了二大舅哥那带有侮辱性的言语,讽刺的表情。这口恶气,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了。我决心挽回自己的面子,不惜铤而走险了。

    一个小时后,当我夹着一个由二十管炸药和四个雷管组成的炸药包,一膀子撞开岳父家的门时,屋里的气氛却让我进退两难。岳父家人的脸上没有了三天前那种剑拔弩张横眉冷对的表情,在老岳父的弹压下,孩子的舅舅,小姨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前两天老爷子出去串门一直没有在家,对女儿回娘家的事一无所知。

    其实,我的本意也就是吓唬吓唬岳父家的大舅哥,挽回自己的所谓的面子,今天一见到老岳父,我立刻就软了下来。

    家里老亲少友的来了好多人,李春玲的舅妈上来就把炸药包抢过去了。就仿佛接一个新年贺礼一样随便,嘴里还不停地埋怨着:你说你大过年的夹个炸药包来老丈人家,有你这么做的吗?传出去让人笑话啊,让两家老人的脸往哪儿搁啊?再说了,不就是两口子拌两句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全家人正商量着让你二大舅哥和小姨子明早去你家给老太太赔礼呢,你倒好,唬拉吧叽的夹个这么个玩意来了。

   嘿!刚才还气壮如牛的我此刻象泄了气的皮球,满脸难为情的道:你们要是早有这话,今天这事也就不会发生了。我也就是呕一口气,要挽回个面子罢了,这东西你们不熟,弄不好会响,可千万别捅鼓,一会儿我来处理。

   知道,没人动它。说话间,二大舅哥就把炸药包拿东屋去了。李春玲娘家是三间房,东屋平时不住人的,因为过年家里亲属回来的多,才烧炕住的人。

    西屋里,我向岳父和春玲的舅舅舅妈说起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在老岳父的调节下,大家就都消了气,因为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谈话间,我还嘱咐了一句:千万别让他们捅鼓那东西,弄不好会响。

   放心吧,没人会捅鼓那玩意儿,一会你洗手准备吃饭,你们哥几个好好喝点。

    可是,这边我们刚要吃饭,东屋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将现场的李春玲晶晶等六人当场炸死。 的气浪将西屋谈话的几个人同时掀出屋外,三间平房顿时夷为平地。

    据事后分析,应该是对 知识似懂非懂的二大舅哥对这个炸药包没当回事,不小心拆解时发生的 。

    惨案发生后,当时我人就傻了。当我跌跌撞撞逃回家后,先位反应就是逃跑。因为我知道那二十管炸药的威力。屋子里的人一个都不会有生还的希望了。

    我揣着家中仅有的一千六百元钱,慌不择路地冲出家门,街上的行人正一窝蜂地向我岳父家的方向赶。消息也反方向的迅速回传,大家边跑边议论纷纷:太惨了,听说死了六口,包括他老婆和孩子,多大的仇恨啊?

    惊闻噩耗,我一屁股瘫坐在雪中……

    天啊,我这是造了多大的孽啊。这不是我的本意啊。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啊,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然而,一切都悔之晚矣,六条鲜活的人命瞬间死在我的手上——望着自己那双罪恶的双手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只是在白茫茫的雪地中不停地向前走啊,走啊,走啊,一直走向冥冥之中去。

    第二天,清醒过来以后,我多次萌发一死了之的念头,可是家中还有年迈的双亲,吾死尔葬,汝死谁埋?不,不能死啊,那么去投案自首?六条人命啊,而且都是自己的亲人,其中还有自己zui疼爱的女儿。几天前,女儿还搂着自己的脖子撒娇呢!央求爸爸领她去外面放鞭炮……

    还有妻子,结婚六七年了。两口子吵架归吵架,但夫妻感情还是不错的,平时她省吃俭用,将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对自己知冷知热,自己在外面喝得昏天黑地一塌糊涂回家来,无论多晚,她嘴里埋怨归埋怨,可哪次不是将自己侍侯得周周到到,收拾得干干净净!就是前几天,吵架的时候两口子不直接对话,她还通过女儿传话说:晶晶告诉你爸,饭菜热在锅里,让他自己吃去,没人侍候他。

    还有老岳母,还有大舅哥,还有……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不堪回首,回首泪噎满喉,肝肠寸断。

    六条人命啊,我赔谁去啊,我赔不起啊,就让上苍来惩罚我吧,让我用我的余生来赎罪吧。

    迷乱中的我先是用两天的时间抄山间小路逃到了县城。我不敢坐车。坐车一定会被抓获,警方此刻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在搜捕我呢。走到县城后,我分别给公安局,父母,还有岳父家写了信,告诉他们见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然后我就买了一本地图,按着地图的指引,一路走向南方老家去。路上碰上穿警服的仿佛惊弓之鸟一般,谁多看我两眼,也误以为对方是便衣。晓行夜宿,不敢住店,夜里就在大河边或路旁谁家的柴禾垛里住一宿,饿了啃几口馒头,渴了就要口水喝。辗转两个月后,好容易接近南方地界了,却不敢直接回老家,因为公安局一定张网以待呢。

    这时,我兜里的钱是越来越少了,心想,这样下去早晚有饿死的一天 ,生不如死,还是早点死了算了,偷又不会,抢又不敢。再说闯下塌天大祸了,犯法的事再也不能去做了,有时也想投案自首,可又一想,六条人命,赔不起啊,还是算了吧,就当自己已经死了,苟活一天 是一天 吧。

    在南方周边流浪时,看人家卖万*胶挺挣钱,我就用剩下的几个余钱开始下屯倒腾万*胶,真不错,一天 能挣个三四十呢。直到第三年冬天,我才敢在南方老家露面,后来又卖了两年老鼠药,于是渐渐有了两个余钱,因为有木工技术,后经朋友介绍去了河南的一个家具厂打了两年工,工资不低,可河南查外来人口查的太紧,说不定哪天就得归案。于是我又折回了南方,在南方做小买卖,干木匠活,日子越来越稳定了。

    表面上看日子安安稳稳,平静如水。可内心深处那份危机感只有我自己能够切身体会。白天好过,到了晚上,夜夜做噩梦。不是梦到老岳母领着女儿外孙女,一脸血污的来索命,就是梦到警察从天而降,将自己抓获……夜夜冷汗湿透衣衫。

    噩梦到第七年的一个晚上终于结束了。一直没有放弃对我进行抓捕工作的县公安局刑警队通过群众举报,远赴南方终于将负案在逃的我缉拿归案。此时距案件发生时间整整七年。

   我终于把你们等来了。当天晚上,在当地派出所的缉押室里,我七年来头一次睡得那样安然。我早已做好准备,以死来告慰那六条无辜者的在天之灵了。

   两个月后我被正式逮捕归案。而后被县人民法院以 未遂罪叛处有期徒刑十年。自以为非死不可的我听到如此轻的判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事实上,家破人亡的老岳父自始至终都对当年的事件给予了一个客观真实的陈述——人本善良啊!

   来到监狱服刑改造后,在监狱民警的帮扶教育下,我克服了入狱初期的失落迷惘心理,利用自己会木工的特长,以积极的态度投入到改造中去,用汗水来洗刷自己的罪恶。

   工夫不负苦心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服刑改造四年后我收到了法院对我减刑的裁定。减刑之后,我的改造积极性更高了,两年前终于刑满出狱重获自由。

   我决心用自己微薄的力量给自己年迈的父母还有孤苦无依的老岳父养老送终,以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

  痛定思痛,泣血扪心,冲动是魔鬼。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让我们以雪莱的这句诗句来结束此文吧,同时也愿此文能为世人敲响警钟,告诫人们珍爱生命,远离犯罪

 

 
 
 
 
 
百度 百度统计
声明:以上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对本网站转载的内容如有意见,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调整!
监狱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投稿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技术支持:企商科技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