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 文化信息 | 监狱文学 | 警察文化 | 罪犯文化 | 古今监狱 | 改造前沿 | 监狱论坛 | 狱境扫描 | 专家星座 | 狱苑精英 | 警官教育
站内公告: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改造前沿  
改造生活
改造心声
新生之路
社会帮教
文艺广角
通知公告 >>更多
 
·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感谢支持,欢迎赐稿
 
站内搜索 SITE SEARCH
 
 
政策法规  
   
   
   
   
 
主页>改造前沿>
 
浅议罪犯抗改行为特征及教育改造对策
作者:湖南省怀化监狱 罗宽                       点击数:                           [2014-09-30]     

                                                                                                                                                               

 

通过劳动改造使罪犯悔过自新,重返社会,以维护社会安全稳定,是我国一项极为重要的刑法执行制度,对于构建和谐社会发挥出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受种种因素的影响,一些罪犯以各种表现方式抗拒改造,这些抗改罪犯在改造期不仅没有达到改造目的,而且仍然是社会的不安全因素。因此对罪犯抗改行为特征及教育改造对策进行分析研究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本文在对罪犯抗改行为特征进行分析研究的基础上,从照顾心理需求,关注情绪变化;劳教结合,促进改造转化;加强和完善相关法律制度的建设;合理安排互监,做好夹控,防止“交叉感染”等四个方面提出教育改造对策。

关键词:罪犯抗改;行为特征;教育改造;对策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和中共zhongyang政法委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等相关法规和制度的出台,对罪犯服刑期限、罪犯的减刑以及相关司法程序都有了新的规定,特别是《意见》对刑罚变更及其程序、以及司法责任的明确认定,以及反腐力度的强化,使得部分罪犯希望通过减刑、假释、监外执行等方式获得自由的难度大为增加,这使一些罪犯的心理形成落差并造成一定的冲击。在监管实践中,一方面由于在服刑期内利用某些不当手段及监管漏洞获得自由的机会变小或几乎丧失,我们显眼感到罪犯抗改心理与行为均有不同程度增加;另一方面监管由简单强制管理到强调重视感化罪犯、关注罪犯诉求、心理矫治等新手段的运用,亦处于调适过程。这使得监区民警感觉罪犯改造管理难度增加,给在基层直接从事管理的民警提出了更高要求。但不能因为罪犯难管就妥协执法,必须将严格、公正、文明执法与理解、尊重、关心罪犯进行有机结合,方能达到改造、教育和感化罪犯的目的,消除罪犯抗改心理和行为,进而达到提高改造质量,促进社会安全稳定的目标。为此,本文在监管实践的基础上,从分析罪犯抗拒改造的表现及其形成入手进行分析研究,并提出针对抗改罪犯的教育策略。

一、监狱服刑罪犯抗改行为特征

1、思想偏执,行为不计后果
罪犯是否愿意认罪伏法、接受改造,除了改造环境包括监区民警关怀帮助有其重要影响以外,其个人心理性格特征、所处家庭、社会环境亦有其非常大、甚至是关键性的影响。200927日上午,南阳监狱发生一罪犯持剪刀连捅干警4刀的恶性事件。审讯中罪犯交代称:入监前已患难以治愈的疾病,又被判了六年刑,感到活着走出监狱已经无望,对人生彻底绝望;加上心胸狭窄、多疑,以致思想陷入极度偏执,整日怀疑干警和其他罪犯要联手坑害他,致他于死地。在减刑无望、生存绝望的巨大心理强迫压制下,致持刀袭警泄愤。从审讯与监管实践来看,此案例绝非个案,而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虽然他们犯罪原因或抗改方式各不相同,但愚昧无知、素养极差、不懂法,特别是思想偏执、心胸狭窄、极度自我等是其共同的特征。由于这类罪犯心理性格存在严重问题,使得他们情绪波动值特别高,并具有极强的攻击性,不仅抗拒改造,而且随机性犯罪机率极高,且多不计后果,是我们监管实践中重要监管的对象。

2、改造意识薄弱,投机意识过强
减刑与假释是我国一种重要的刑法执行制度,目的是激励罪犯积极改造、悔过自新。然而由于制度的执行依赖于可量化、物化、可衡量的具象条件,不能且无法将罪犯意识纳入考核之中。同时受制度与程序本身制约,减刑或假释一旦形成决定,除非法定条件出现,其决定一般不会撤销。这就给那些没有在思想上真正接受教育改造,而又一心想重获自由的罪犯以可投之机。如每次减刑假释通知公告后,那些在过往改造中并未犯大错、也未好好改造、分数和间隔期符合条件的罪犯就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但一旦获得减刑裁定即重归故态。这类罪犯改造意识薄弱,投机意识过强,只要求权利,不承担责任。有的罪犯甚至直接用某种表现要求干警说明给奖励,否则就消极改造。这使得监狱改造教育与自律悔过的效能没有得到较好的体现。
3
、不求减刑,消极改造
2009
年在我工作过的监区有多名罪犯考核持续出现负分,这类负分罪犯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刑期短,没有减刑希望;一种是自律能力与自我约束能力差、平时违规扣分较多无减刑希望的,反正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扣分不加刑。其不求减刑、消极改造是他们的共同特点。这类罪犯缺乏配合教育改造的动力,主要表现为内务卫生不整洁,学习不主动,劳动不积极,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时不时扰乱秩序,肆意任为。
4
、仇视管教,煽动同犯对抗改造
2014
年我管区罪犯石某因违规被扣分心怀不满,先以写信的方式向监区长举报分监区考核随意挂分,经副监区长调查告知挂分是依据监狱考核细则规定实行,不存在问题后,该犯即煽动同犯张某等2人装病抗改。这类罪犯大多心理灰暗,自私且 心极强,本质上即缺乏接受改造教育的意愿,思想深处抗拒改造,且行为具有一定的极端性,所有表现均有其自身的目的,一旦得不到即心生怨恨,滋生事端。
二、罪犯抗改行为的教育改造对策
由于社会开放程度越来越高,人们的价值认知亦越来越多元,传统简单的谈话教育、扣分处罚、严管教育三板斧式的教育改造模式已不能完全适应新的形势要求。庖丁解牛之所以精确,在于了解牛的每一个结构。受多种因素的影响,罪犯所体现出来的抗改现象亦各异,因此必须根据各种不同情况予以具体处理。为此本文作者结合监管实践特提出以下罪犯抗改行为的教育改造对策。

1.照顾心理需求,关注情绪变化

人的思想改造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罪犯所有行为与外在具象表现均是一种表面现象,不一定是思想的真实表现,因而要管理好罪犯,就必须深入了解每个罪犯的具体环境、个性和心理,必须充分考虑罪犯感情方面的关切和心理需求。一是要注意罪犯情绪变化。因为罪犯身份与环境的特殊性,如果忽略或丝毫不顾及他们的情绪和心理需求,往往会酿成或加剧抗改。因而在法律和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应充分照顾到他们的心理需求和情绪,诚心诚意地解决他们的关切。二是要以“善”暖“心”。“心”是意识和行为的原力,“善”是普世接受的价值,没人能拒绝。特别是对于那些思想偏执、心理压抑的罪犯,更是要在照顾到他们的心理需求和情绪时,用“善”去暖他们的心。比如,积极与地方有关部门联系,帮助家庭发生变故、孩子辍学、父母无人照顾的罪犯解决实际困难。三是要理解。任何一个罪犯都会有可以理解的因素,运用换位思考方法,从犯人的角度思考,寻求共同理解。如少数罪犯身体素质特别差,经常生病,劳动任务不能按时完成,这种情况下,我们管理者则应从实际出发,予以适当调整。

2.劳教结合,促进改造转化
劳动改造和教育改造是改造罪犯的两大手段。联合国《囚犯待遇zui低限度标准规则》规定服刑囚犯都必须参加劳动。同时明确表明监狱活动的中心目标是要让囚犯“重返社会”。这里即强调了劳动改造是矫治罪犯的有效手段之一,同时也强调在合理地组织罪犯参加劳动时,要“以改造人为宗旨”,做好思想改造工作,这对于不求减刑的罪犯而言尤显重要。一方面这类罪犯刑期短,减刑基本无望,大多保有“混刑”心理,具有抗改的主观因素;另一方面他们一般无重大作恶意愿,社会危害性并不太大。因此对于这类抗改罪犯重要应在劳教结合、促使改造转化。一是要始终把其思想改造放在先位位。多宣讲积极案例,启发式教育模式,在大的思想政治教育观的指导下,将人生观、法制纪律、道德品质、认罪服法、爱国主义等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融入劳动和各项活动之中;在具体操作上尽量减少刚性高压的说教,通过评点正反两种行为,引导他们进行正确的道德、价值观判断,以形成一种主流价值氛围,通过外部环境以规范约束行为,促使思想转化。二是要合理安排劳动任务,使其逐步形成劳动光荣自食其力光荣的观念,摒弃不劳而获的恶习。三是完善激励制度,对完成生产任务较好的罪犯要及时且适当地给予奖分、适当给予物质奖励,以提高劳动改造积极性,充分发挥劳动改造的效果。

3、加强和完善相关法律制度的建设

一般而言,人的思想与观念的形成和改变,仅以思想教育是难以达成的,必须要有强制性的外部规则约束和限制,方可达到目的,因此加强和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建设是改造罪犯的重要保障。一是完善《监狱法》奖惩制度规定和制定《囚犯服刑期间奖惩实施细则》,细分奖惩条件,提高实践中的可操作性,减少弹性空间,降低监管民警的自由裁量权,限制罪犯的操作空间,提高法律赏罚力度。以zui大限度发挥奖惩的杠杆作用;二是提高抗改违纪行为成本。司法实践中,我国现行法律制度对罪犯抗改行为处理手段比较简单,缺乏细度和力度。因而有必要对《刑法》破坏监管秩序罪做出进一步细化和量化规定,如在一定时间内禁闭达到一定次数、抗改达到一定情节、屡教不改、具有恶劣影响的按照破坏监管秩序罪论处;同时在《刑诉法》中增设减刑撤消程序。对在裁定减刑后又发生严重抗改行为或较大违纪行为,具有恶劣影响的罪犯,应撤消减刑裁定。以此提高罪犯抗改、违纪成本,加大制约和打击力度。

4.合理安排互监,做好夹控,防止交叉感染
在监狱监管实际中,狱警数量与囚犯始终是犯多狱警少,这就使狱警不可能仅仅依靠自身力量与能力对罪犯进行完全监管,因此运用囚犯本身实行群防群治是防止交叉感染的较好途径。首先是要合理安排互监,在对他们在监内的性格特征、思想行为、言语等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后,对互监组进行合理安排;其次是做好夹控。对那些有抗改倾向的罪犯进行夹控,并根据其具体表现对其监舍调整,运用周围良好的主流价值行为,从心理上进行导引,使他们基本处于良好外部环境的制约之中。通过构建稳定的监管秩序,形成健康的改造风气,从而减少抗改罪犯交叉感染深度感染的机率,使他们通过良好的改造环境的影响和感化,逐步消除灰暗对抗心理而形成健康积极的心理意识,服从改造并能重新融入社会。

【参考文献】

[1] 陈训秋. 关于依法治监的若干问题, 《中国司法》 20106

[2] 刘健 蔡高强论我国监狱制度下罪犯的适当生活水准权--以国际人权公约为视角,《政治与法律》 20046

[3] 李德恩. 罪犯劳动的二元属性与罪犯劳动权的保障,《北京电子科技学院学报》 20081

[4] 蔡琴.新中国罪犯教育史研究,学位论文 湖南大学 2011

    [5] .罪犯的受教育权保护问题探析,学位论文 湘潭大学 2008

[6] 周宝妹 郎俊义.论罪犯的劳动权,《政治与法律》 20054

 
 
 
 
 
百度 百度统计
声明:以上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对本网站转载的内容如有意见,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调整!
监狱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投稿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技术支持:企商科技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