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 文化信息 | 监狱文学 | 警察文化 | 罪犯文化 | 古今监狱 | 改造前沿 | 监狱论坛 | 狱境扫描 | 专家星座 | 狱苑精英 | 警官教育
站内公告: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文化信息  
网站信息
通知公告
单位概况
机构设置
文化信息
通知公告 >>更多
 
·微信公众号上线,欢迎关注
·感谢支持,欢迎赐稿
 
站内搜索 SITE SEARCH
 
 
政策法规  
   
   
   
   
 
主页>古今监狱>
 
提篮桥监狱犯人嵊泗遗恨录
作者:徐家俊                       点击数:                           [2013-02-19]     




                            
 
       浙江省嵊泗县位于东海北部,是舟山群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由泗礁、嵊山、花鸟、大洋山、小洋山、黄龙等390多个大小岛屿和千余个明岛暗礁组成。历史上曾先后隶属于江苏省、浙江省管辖,其中1960年11月至1962年4月还属上海市管辖。不久前通过新建成的东海大桥,上海南汇已与嵊泗的小洋山相连接,使洋山成为一个深水码头。大大缩短了上海与嵊泗的距离。
嵊泗的陆地面积68.83平方公里,海域面积8747平方公里,故有“一分岛屿九分海”之说。嵊泗处于长江、钱塘江两大水系入海口的交汇点,海域辽阔,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她以“海瀚、礁美、洞幽、石奇”的风光名扬海内,素有“南方北戴河”和上海的“海上后花园”之美誉。但是细心的游客会发现,在嵊泗的泗礁岛的山坡上留有汽车洞,在海滩旁留有鱼雷洞,山顶上还建有炮台。这些军事遗迹什么时候修建的?是什么人修建的?又怎么保存到如今?
根据我多年来的实地考察,以及查证到的历史档案资料和当事人,通过知情人的采访,这些历史遗迹其实是侵华日军迫害中国人民的罪证,而且与上海提篮桥监狱的犯人有直接的联系,那里留下了中国劳工和监狱犯人的斑斑血泪。
侵华日军通过陈公博mimi征调囚犯
由于嵊泗地理位置的重要,侵华日军出于军事上的需要,早在1937年8月,就侵占嵊泗,在岛上大兴土木,修建仓库、炮台、防空洞,设置水陆两用机场等军事设施,企图利用嵊泗的海域优势,成为上海外围的一个重要据点。侵华战争失败前夕,日寇还妄图在嵊泗进行垂死挣扎,拼命修建军事设施。由于岛上人口不多,而且以渔民为主,所以,日本侵略者从各地征调劳动力,不仅从苏北一带弄来2000名左右的民工,同时还插手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动用服刑中的中国犯人充当苦力。
原来,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独占上海公共租界。日本人菅井喜三郎、本田清一先后出任提篮桥监狱的典狱长(当时称刑务所所长;日本称监狱为刑务所),不久他们还从日本调来10余人充任监狱“课长”一级的官员,并在上海公开招募日侨人员担任监狱的管理人员,便于从上到下地控制监狱的管辖权。1943年8月汪伪政府虽然名义上收回了租界,把“公共租界”称为“先位特区”;把“法租界”称为“第二特区”。把“上海共同租界华德路刑务所”称为“司法行政部直辖上海监狱”,简称“上海监狱”,委派中国人邢源堂出任典狱长,但是实权仍由日本人控制。
1944年12月初,汪伪上海市市长兼上海特别市警察局局长陈公博,接到侵华日军拟mimi征用监狱囚犯去浙江嵊泗修建军事设施的指令后,他先后在12月8日和16日,两次发出密令。多年前我从上海档案馆查到了原件,两份密令尽管文字十分简单,但是裹藏了险恶用心。现把全文抄录如下:
 
案准友邦上海方面根据地、队司令官:机密第30号。函请征用囚犯约五百名,实施海军土木工事,征用期间从十二月二十日起约三个月等由。理合备文呈请钧府转行上海监狱办理,实为公便。(12月8日)
密指令令市警察局呈乙件,“照录缘由”。呈悉。除函请上海监狱核办见复外,仍仰派员径与上海监狱洽办为要。此令。(12月16日)
 
时任提篮桥监狱代理典狱长沈关泉(上海人),他接到陈公博的密令后,马上召集有关人员紧急调集管理人员和囚犯,并落实具体准备工作。消息传开,监狱内一片哗然,狱中不少华籍职员、看守人员情绪十分抵触,满腹怨言,有的还甚至公开骂街、发牢骚。沈关泉等人屈从于日本人和陈公博的势力,对狱中职员看守施行高压政策,声色俱厉地宣称:“这是特殊任务,必须无条件执行,谁胆敢违抗上级命令,从严惩处。”同年12月22日,沈关泉还把落实人员去嵊泗的计划安排,十分巴结地向上海特别市政府作了书面汇报。
 
案准贵府本年12月16日机字第71号公函,以据市警察局密呈,准友邦bu队 密函请征用囚犯500名,实施海军土木工事,转请查照办理见复。等由,准此,除照函准备囚工,并与友邦bu队 迳行洽商办理外,相应函复查照。
 
在典狱长沈关泉的组织下,提篮桥监狱挑选了500名身体较好,年龄较轻的中国籍犯人乘船去浙江嵊泗泗礁山做苦力,为日军修建军事设施。出发前,监狱还象征性地组织了一次犯人家属的探监,由于时间仓促,通信手段落后,加上家属也不知底细,所以真正到场探监的并不多。此外,监狱同时调派了三浦增雄、中村山佐等5名日本籍看守人员,40多名中国籍看守人员同往。由日本籍看守长三浦增雄为总领队,中国籍看守长江锡山、孙秀山、董夫尘、范继贞等人为副领队。
1945年1月1日,为押解犯人去嵊泗的出发日。那天天公仿佛故意给人作对,天气很不好,还下着大雪,特别寒冷。500名犯人在监狱看守人员的押解下,从长阳路147号大门,以4人一排的队伍步行到监狱不远处的高阳路码头,登上轮船。这艘轮船原系货船,比较破旧,没有客舱,500名犯人全部押入轮船底层的统舱。统舱内放上几只便桶,吃喝拉撒睡,统统在里面,统舱内空气混浊、臭气熏人。随船押解的中国看守也吃睡在统舱,无非挑个干净的地方。只有几个日本人睡在船员的房间内。经过一天 一夜的颠簸航行,轮船到达嵊泗列岛上的主岛泗礁山。为避人耳目,轮船不靠在码头边,所以另外又弄来小木船作短驳,把犯人分批押解上岛。犯人住地就在不远处,它是用毛竹和泥巴搭建起来的临时的芦席棚,芦席棚外用铁丝网围成一个禁戒圈,禁戒圈的四角和大门处还盖起了几间岗亭,这里成了一所特种监狱。500名犯人就安排在3间大芦席棚内,一间芦席棚平均要睡上170人左右。
惨无人道的摧残
 
20世纪40年代,提篮桥监狱囚犯生活条件很差,一间囚室内,一般关押3个人,虽然很拥挤,但是每天的牢狱生活毕竟较有规律。可是嵊泗的泗礁岛上的劳役地,犯人睡的是临时搭建的芦席棚。一间大芦席棚里同时睡了170人,其空气之混浊,环境之嘈杂,各种异味之充斥,是可想而知的。棚内又潮湿,又漏水透风,芦棚外面则是竹篱笆和铁丝网。犯人常常吃的是散发着苦酸味的薄粥,再配上一点出了虫的蚕豆或发了霉的黄豆,没有一点咸味,难得开荤的时候就弄一片咸肉,搞几条咸鱼。由于长期营养缺乏,没有新鲜蔬菜,不少犯人甚至看守人员都得了夜盲症,晚上看不到东西。看守人员可以花钱购买一些食品进行及时调理,服苦役的犯人只能听天由命,有的犯人因此导致双目失明,遗恨终身。
犯人平时穿的是黑色的囚衣,胸前和背后都盖有白色的圆印。由于劳动强度大,不少犯人后来衣衫破烂不堪。他们每天干活时间长达10个小时以上,早上六七点钟就出工干活,中饭常常送到工地,午饭后又要不停地干活,晚上四五点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工棚内。犯人干的都是重活、苦活,挑、抬、搬、运、挖,犯人的汗水和血水流淌在嵊泗泗礁岛的各个角落。有时他们在海滩旁修筑钢筋混凝土结构的鱼雷洞(该洞一般长50~70米,高、宽各3米多,洞内可停放鱼雷艇)、汽车洞(洞较大,可停放两辆军用卡车)。有时还去山顶修筑炮台,或搬运军用物资及建筑材料。这些做苦役的犯人动作稍有迟缓,或劳动中稍有失误,立刻会遭到带工、监工的日本人的木棒敲击,皮鞭抽打,有的甚至被日本人活活打伤致死。此情此景真是惨不忍睹,罄竹难书。
据笔者在档案馆查到的当事人(随行的中国籍看守人员)于1946年所写的部分材料:1945年1月3日,673号犯人因无力搬运沉重的物件,被带队的日本看守三浦增雄活活打死。2月4日,739号犯人、1846号犯人;2月13日,1072号犯人;2月17日,2619号犯人;2月20日,2321号犯人,先后都被日本人三浦打伤致死。3月17日,2378号犯人因饥饿难熬偷偷地用公家的一条毛巾向岛上渔民换了5只大饼,大饼刚吃了一只,就被日籍看守长35号查见,日籍看守长用皮鞋狠狠地朝这个犯人身上乱踢乱蹬,接着又拿起木棍朝他身上乱打,该犯人被打成重伤而死亡。这些材料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不久前,笔者几经曲折寻访到了现定居于上海真如八村,一位87岁的宋姓老人;解放前曾在提篮桥监狱当看守,1945年1月他随队去嵊泗看管做苦工的犯人,亲历、亲见了当年的悲惨一幕。尽管相隔60余年,不少事情至今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到达嵊泗的半年多后,由于宋先生水土不服,身患疾病,1945年7月与另外两名中国籍看守乘了木帆船提前返回上海。回来的时候,还带了几名生重病的犯人,由于缺医没药,海上颠簸,3名犯人结果死在木船上,他们就照渔民的惯例把尸体抛入大海,任其葬身鱼腹。
不甘受奴役,在苦难中反抗
 
在皮鞭和棍棒奴役下,犯人在嵊泗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非人生活。与其被日本人折磨,还不如冒生命危险,逃离火坑。但是要脱逃作业区域谈何容易,犯人所处的泗礁山四面是大海,它是嵊泗列岛中zui大的岛屿,面积212平方公里,岛屿上峰峦起伏,zui高点插旗岗海拔218米。日寇又密布铁丝网,广设哨卡,日夜巡逻。尽管环境如此险恶,但是仍有一些犯人作殊死拼搏。1945年3月31日晚上,1822号犯人趁着朦胧夜色逃逸,历尽困苦在野外隐匿了两天,但是4月2日上午10时被捕回。三浦增雄对其一顿棍棒后,就用铁链把他锁在院中的坏水雷上,白天让他站在上面示众受辱,夜间让他睡在水雷旁边的地上,苦苦地折磨他一个多月时间。
4月11日,又有9名犯人集体逃出日本人的管辖区域,找到一条小木船逃到海上。不料被日本人发现后派出兵舰追逐,当场捉到5人,他们是418号刘金成、737号陈克俭、632号房玉明、2719号陶亚夫、3882号许吉发,这5个人抓回后被日本人打成残废。其余4个犯人被打落海中,131号吴志忠、1076号王菊生、3017号丁阿泉3个人均被海浪吞没,葬身大海,尸骨无寻。只有1347号王玉堂被渔民救起,在善良好心的渔民帮助下,他藏于渔船的夹层中,逃过了日本人的搜查,才死里逃生,回到上海与家人团聚。4月25日,1007号犯人伺机逃跑,后被日军捕获,遭到日籍35号看守毒打致死。
刽子手的下场
1945年8月,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日本驻嵊泗bu队 司令木雄闻讯后绝望地剖腹自 了。连同他两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屠刀一同埋葬在泗礁山的小四岱岗墩,成为被历史唾弃的耻辱柱。随着抗战的胜利,不少汉奸犯也受到国民政府的审判和惩处。曾经下达密令、致使犯人去嵊泗的汪伪政府上海市市长陈公博受到审判,于1946年4月12日在苏州狮子口监狱伏法。助纣为虐的提篮桥监狱代理典狱长沈关泉征调犯人去嵊泗服苦役死伤惨重的罪行也被揭露和清算。1946年2月21日的《申报》,以“高等法院昨开庭,拘讯伪典狱长”为题进行报道。1946年11月15日《新闻报》用“为敌爪牙,奴役监犯,沈关泉、徐泉源各判徒刑”为题刊发一则消息。全文如下:
 
伪上海监狱典狱长沈关泉及该狱书记官徐泉源,前曾以大批犯人代敌赴舟山群岛建筑工事,目前高检处以汉奸罪嫌疑提起公诉后,迭经高院审讯,昨为宣判之期。沈关泉判处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权10年。徐泉源判处1年6个月,褫夺公权2年,其余财产均依例没收。
 
沈关泉后来复判7年,关押提篮桥监狱服刑,1948年12月被保外释放。解放以后,沈关泉被人举报,又被人民公安机关逮捕。1952年4月被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没收全部财产。同年7月,沈关泉病死于提篮桥监狱。在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沈关泉的办案卷宗内,我还查到了一份惨死于嵊泗泗礁山的详细名单:张德春、丁阿泉、徐玉山、陈家元、汪二宝、程长荣、沈世根、陶友三、吴文元、王菊生……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的人数竟达56人之多。这份名单就是一张用鲜血写成的证据,控诉着日本侵略者的罪行。这张名单现已放置在上海监狱陈列馆内,是陈列馆一份珍贵藏品。
建于20世纪40年代的嵊泗泗礁岛上的鱼雷洞、汽车洞、炮台等军事设施,由于水泥的标号很高、质量很好,几十年来基本上保持原状,较长时间内当地的渔民还把鱼雷洞、汽车洞当做仓库使用,在那里堆放渔网、渔具,因此奇迹般地保存了很长时间。10多年前,我在当地人的陪同下,曾去现场考察过,并拍摄了照片(部分照片已收入《上海监狱志》,并陈展于上海监狱陈列馆内)。2000年,上海电视台和监狱局宣传中心的摄制人员还专程奔赴嵊泗拍摄,并制作了专题片在电视台播放。所以,浙江嵊泗不仅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游览地,同时,还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在上海监狱史上也留下了不寻常的一页。
 
本文原载《提篮桥监狱》一书,作者徐家俊,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年出版,全书21万字,16开,302页。
 
 
 
 
 
 
 
百度 百度统计
声明:以上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对本网站转载的内容如有意见,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调整!
监狱文化网版权所有 联系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投稿信箱:baihuanran66@yahoo.com.cn
技术支持:企商科技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